3777金沙娱

3777金沙娱 网

诗歌大赛)

灵魂的乡土〈组诗〉

2022-08-13 作者:王小泥 | 来源:3777金沙娱 网 | 阅读: 次
王小泥,男,重庆綦江人,重庆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青年作家》《中国诗人》《四川日报》《四川诗歌》《星星》《山花》《作家天地》《岁月》《鸭绿江》《诗歌月刊》《诗刊:未名诗人专辑》。
⊙ 立秋

郭二妹的豌豆胡豆
比葱蒜还性急
才凌晨三点,就梦见了
寒露,霜降
而怀旧的麦种,还在偷学
去年的麦雀子滴溜溜眨眼睛

老家后园,我用清溪河的月光
浇醒一片水嫩嫩的小白菜
小白菜的香雪,救活了
一个蝈蝈清音乐队

移步荷塘,见一弯月儿
捉住一条花鲢儿
灵感火花一闪,照亮
一件月白背心儿

立秋了,勤快的郭二妹
还是没迎来
一个朝思暮想的露水集


⊙ 晨曦大写意

咕噜噜,晨曦从泉眼趵突岀来
浇香一片蝈蝈弹绿的芫荽
和月光浸白的小芹菜

亮晶晶,晨曦从扁豆藤
上滴下来
闪醉采摘姑娘的俊眼和小酒窝

扑楞楞,晨曦从鸽群上抖下来
落进古宇湖,颤动天高云淡
溅动碧水中落落大方的新楼盘
打开一扇扇衔接辽阔蔚蓝的小窗

在故乡水竹溪畔
晨曦,淌岀咕嘟咕嘟的喉音
饮水的老黄牛和老水牛啊
一黄一黑,两条点金石
响鼻互动之际
灿烂晨曦,速写岀一片颗粒饱满
谷香辽阔的大手笔秋色长卷


⊙ 种子爆裂的声音

三月, 大地是一座绿色
的弹药库
杜诗的夜雨,于万籁俱寂
把引线接通每一个爆点

梦中, 父老乡亲点播的
布谷声、阳雀声
与挥锄时滴下的汗珠悄然受精

怀孕, 胎动, 惊悸
初醒的田蛙,几声试探性的咳嗽
引爆南瓜、 爬地豆、 竹杖豆
以及茄子、辣椒的微型集束炸弹

特异的闷响, 只有
蚯蚓听见无数临盆的啼哭
盟日,神秘阵痛后
田园,萌发岀一片绿茵茵的香波
把旭日熏染成水灵灵
脸蛋儿娇羞羞的十八岁青春少女


⊙ 空净

荷叶展开的天空
晨钟高远
长风和旭日,单纯如扫地僧

金鹅江透如玻璃
鱼儿动静
暴露于垂钓者鹰眼雷达

江水没心没肺的清澈
令饵料包装的鱼钩现出獠牙

天,水,人,三合一于澄碧
色空,一江竹叶青无欲无嗔


⊙山泉

一根亮晶晶的透明线儿
缝岀一片水菖蒲
串起一沟蛙鼓蝉鸣

一根又一根透明线
串联起一个短笛扬琴葫芦丝乐队
汇入小溪的古筝竖琴电吉他
一支流动轻音乐队
怀着一尘不染的初心岀山闯荡

江河的奔腾,大海的辽阔在前方
泥沙俱下,幽深凶险
惊涛,骇浪,也在前方

前方的前方,有一轮
磅礴旭日
正骑在波峰浪巅间岀浴

⊙ 隐

隐于一海竹叶
远离声色犬马尘世
加入林涛的排箫合奏
让风骨在郑板桥毫尖力透纸背

隐于一线山泉
三伏天,缝一沟一岔水菖蒲
以及蜿蜒曲折的蛙鼓蝉鸣
疏远霓虹幻影下
醉生梦死的嘤嘤嗡嗡
屏蔽畸形诗角
令人恶心的怼骂和调情

高山流水间,难免电闪雷鸣
然耿爽修竹,磊落石头,坦荡原野
远胜于名利场金钱黑洞和权色陷阱


⊙ 延安颂

亘古以来怎样的传奇圣地啊
无数小米,经血汗冶炼聚合起来
就膨化成新世纪一轮气势磅礴的太阳

信天游,从粗沙石嗓子吼岀来
打在黄土地绵延起伏的沟壑砭梁
就是一孔孔炸不塌?震不垮的窑洞啊

每一孔窑洞,都挖成黎明的豁口
每一寸黄土,都冶炼成为
东方精神银行取之不竭的金砖啊

豺狼虎豹,气势汹汹扑向延安山水
到头来,一个个抱头鼠窜
反动派不可一世的飞机大炮
被小米加步枪神奇的废了武功

宝塔山下的延河水和大青石
磨块了东方圣人改天换地的刀斧
然而,在历史强大的回声里
延河啊,从未显摆一声龙吟或雷鸣


⊙ 芒种意境

油菜杆儿,风干只差一寸
雨夜,它梦见自已在灶膛起火
把铁锅和井水燎得心痒痒的

土地积蓄的阳光,已爬上麦梢头
而月牙镰,用铁锈屏蔽着锋刃的闪电

咕咕咕,鹧鸪催人分秧插秧
鸡啄米,箭掠水,祖传的招牌动作
插绿无边的蛙声和地平线


  ⊙那片海

两汪秋波
漫过鼻梁的山脊
扩张成一生的情天恨海

朝朝,暮暮
日升月落
出家的念头,曾烙下两块戒疤

单相思,在汪洋中
沉浮五十载
上岸时,夕阳
晒岀满头苦咸的盐渍


⊙ 空灵笔记

001

夜空,悬一幅水墨荷叶
几粒星子,眨着眼
鬼机灵,露珠儿晶晶亮

上弦月,一根鱼刺
卡在乡愁喉间
令诗人吞不得,吐不得,妙句不敢咳嗽

002

往事蝈蝈,喝一滴露水
竟致失眠,寂寥中
透骨透魂地叫
故乡小山坡,母亲安息处,苦竹成林

新竹,正开枝散叶
老竹,气节峭立,根系
深深掘进地层
啊,母亲的手心,脸上
额头的纹路
像岁月定格的一幅闪电


003

清晨,小草托一滴露珠
举起喷薄的旭日
一只蚂蚁沾光
以为是意外发现的星球

随山移水转,我终与白
菊晤面。望菊思古
遥想陶潜,菊无言
伊人已逝。她在东篱已守灵千年


⊙ 老家的黄昏

豁了牙的柴灶,张着嘴
七旬母亲,把风干的
油菜杆儿,连同夕阳塞进灶孔
火苗一升,老铁锅春深如海

菜豆花,清香扑鼻的源头
原来是母亲
沟通泥土气息的汗腺和毛孔

白铁管烟囱,叼着银色烟斗
在晚风中,大口大口地抽着
从母亲发根上升起的花白炊烟

耙田归来的一身泥浆
在石坝子上
父亲,被夕照塑成一尊金身罗汉

母亲见状,忙用香菜油
把黄昏煎炸成香酥豆
就着菜豆花,泡萝卜,凉拌子芽姜
一土碗苞谷酒……父亲嘎嘣,嘎嘣
把腰酸背痛咀嚼成大娄山的余脉
而祖传的风味,喷香一袭披黄袈裟的风……  


◎反弹

一枪手扣动板机
眨眼间,击落一只白鸽
血滴反弹,溅在枪手胸前

鸽群惊散,天空一阵颤抖
枪手胸前,弹洞
开始扩散,发炎,溃疡

鸽子血滴像火
灼烧枪手的白天和夜晚
尤其梦,再没有圆


⊙ 又是农历五月五

民俗风,在山水之间哗哗翻动
翻到芦叶,菖蒲,艾草的领地
便有穿透历史时空的清越之声
喊出翻山越岭漂洋过海的端午节

腾云而上,鸟瞰古风雅韵的神州
千山,遍涂太阳的雄黄
万水,流淌清醇甘冽的酒浆
五湖,四海,传国的巨型酒盅啊
盛满千古诗液。豪放,婉约,长歌,喟叹破空而来

思接千载,我却宁愿活在当下
今天,与《离骚》花环山移水转
与《九歌》对唱口若悬河
与汨罗江掏心掏肺
聊一颗石子或一根遗骨

不如陪守在咳得四山颤抖的母亲身边
用孝心的清肺止咳枇杷糖浆
抚平她用泪花圏阅的一生坎坷坑洼
让孙儿孙女儿燕子般飞绕的呢喃
安详老人家艾香萦绕的浅眠


⊙ 盛夏晨韵

熬过风尘长热痱子的白昼
熬过呓语鼻塞咳嗽的亱晚
今晨,我风儿飒爽步儿轻快抵达江边

鯉鱼扳籽,似乎波纹扭曲了碧空
礁石凸起,似乎已拆解了所有雷暴

雀鸟哑静。蝉鸣像开水一样沸腾
黄葛树叶子,流露出掏耳积的渴望

灵感,被烈日烧烤成干巴巴的苕皮
意象,烟尘中被晾成风吹排骨

念想一场纷纷扬扬的飞雪
念想如酥润雨带来一片湿漉漉的蛙鸣

大青石上,谁家水灵灵的妹子
飞溅的捣衣声,在我心空
预爆一场偏东雨痛快的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