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7金沙娱

3777金沙娱 网

诗歌大赛)
  • 我的农历(组诗)

    我的农历(组诗)

    我背着农历的褡裢,前面装着 母亲的忌日和我的生日,后面装着 一年的节气和农时 我关注月亮胜于关注太阳 我的心头有月亮的圆缺,我的褡裢 随着月相增减着分量...

  • 马维驹诗选(九首)

    马维驹诗选(九首)

    马维驹,男,1957年出生,甘肃会宁人氏,现在中国铁路总公司机关工作。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有140多首诗歌发表于《诗刊》《中国铁路文艺》《参花》《甘肃日报》等官民报刊和选本以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为你读诗》等。出版个人诗集《缝隙》。...

  • 搬玻璃的人

    搬玻璃的人

    傍晚,两个身上沾满腻子的人
    高举右臂
    一前一后走在人行道上
    他们保持恒定的距离
    迈着相同的步伐
    就这样奇奇怪怪地走着
    一直走到胡同口
    拐弯时,肩上映出一个红红的太阳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竟然
    把太阳扛进了胡...

  • 今夜……

    今夜……

    今夜,我守着一盏茶壶
    壶里沏着我的忧思
    远方的风已经刮起
    风中的你能否迈动脚步 今夜,我守着一只酒杯
    杯中半是挂念,半是祝愿
    此刻的远方,萤火虫
    是否还在为你点灯 今夜,我守着满天星斗
    乌云时不时遮蔽凄美的夜空...

  • 拯救

    拯救

    一斤蚕蛹即将下锅
    它们好像知道了什么
    个个扭动着身子
    像是求饶
    小孙女突然开口
    “爷爷,它们在做操
    脖子扭扭 屁股扭扭……”
    爷爷转过身
    他把蚕蛹撒到花园里
    几天之后
    花草上飘舞...

  • 晚景

    晚景

    大娘在小区的条椅上晒太阳
    黄叶子落在膝头
    她轻轻地抚摸这片叶子
    一下,两下,三下……
    叶子还在原地
    阳光被她拨拉到地上
    然后一寸寸溜走
    头顶的路灯亮起
    她还在抚摸叶子
    一下,两下,三下…&he...

  • 方言

    方言

    我用普通话在职场行走
    却用家乡话做梦
    那些喂养我长大的方言
    时不时溜出来
    不单是在梦中,也在
    病中 醉中 冥想中
    家乡话,带着泥土的气息
    陪我养病
    为我解醉
    引我寻根
    即使有一天我走了
    也会用家乡话给我...

  • 缺席

    缺席

    小区里的这条长椅是他的专座
    不知从哪天开始
    椅子空了
    好像没有人注意到
    那位老者缺席了多久
    丝丝小雨垂下来
    穿透他的身体填充过的那个空间
    风也从空荡荡的椅子飘然而过
    没有摸到一点温热
    我每次路过
    都...

  • 两面

    两面

    在阳光下行走,我有阴阳两面
    在风中行走,我有动静两面
    在危险中行走,我有生死两面
    在内心行走,我有善恶两面
    这面的我和那面的我
    有时候也会握握手,或踹踹脚...

  • 小憩

    小憩

    一闭眼功夫
    刀光闪闪 杀声渐近
    早已离世的老娘,突然跑到我的面前
    大喊救命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
    我顺手接住那声“救命”
    塞进心门
    同时,惊坐而起 蝉声嘈杂 阳光正艳
    我的妻儿
    一个在厨房剁馅
    一个...

  • 五月

    五月

    燕子飞过窗前时
    风景被剪成两半
    靠上的部分春光正明
    靠下的部分夏虫开唱...

  • 雏燕

    雏燕

    你们的剪刀还没淬火
    无法剪断春天的雨丝
    快成长吧
    檐下的庄户人,还等你们
    剪掉心绪的忧思...

  • 高度

    高度

    在一个高度
    低头看水 抬头看树
    增加一个高度
    低头看树 抬头看山
    再增加一个高度
    低头看山 抬头看月
    高度还可以增加,直到
    低头看心 抬头看魂 我们经常俯视一些事物
    也许并不是事物本身处在低处
    而是我们...

  • 打捞星星

    打捞星星

    目光在夜空打捞
    收获成熟的星星
    落网的,以眨眼为号
    夜竟然如此富有
    远方的人,隔着深空对望
    捕获的星,闪着那人眼中的柔光
    叮当!
    一条微信传来
    应是某颗流星转发
    “我看见”,那人说
    “你太过忧伤...

  • 年轮

    年轮

    用一年画了一个句号
    本想就这样了
    可是,经不起春风的诱惑
    还得生长
    于是,在树的内心
    不知画上了多少个句号
    句号越画越大
    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羞答答把满头花瓣洒落...

  • 雨

    只一转身
    雨就下来了
    我和天空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淋湿的心在收缩,越发沉重
    眼前的路
    白烟四起,花开遍地
    雨水汹涌灌进我的心海
    海水一路上涨
    那些坑坑洼洼、沟沟坎坎
    瞬间填平
    这时,泄洪口还在雨中寻找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