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7金沙娱

3777金沙娱 网

诗歌大赛)

姜念光

姜念光,山东省金乡县人。先后毕业于某军校军事指挥专业、北京大学艺术学专业。八十年代末开始诗歌写作,作品见于各种文学报刊及选本。2000年参加第十六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白马》《我们的暴雨星辰》,另有散文随笔若干。曾获第十一届闻一多诗歌奖、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提名、第三届陈子昂诗歌奖提名奖、第二届丰子恺散文奖,现供职于《解放军文艺》杂志。

  • 姜念光诗歌十八首

    姜念光诗歌十八首

    诗人姜念光诗歌作品选。...

  • 悠闲时光

    悠闲时光

    做完今天的工作 我顺手打开朋友新出的文集 看到其中优美的字句像蝴蝶飞舞 就暗道一声:好 我还泡一杯热茶 玩几下哑铃 接着退隐到窗下浏览昨天的报纸 仿佛隔岸观火,我的耳朵 清楚地听到泠泠涧水溅上了青石 我把采集的...

  • 如果我呼唤陶渊明

    如果我呼唤陶渊明

    秋天已经结束 我已放弃收获
    怀抱一座空山回到纸上
    像灵魂抄袭灵魂
    我曼声诵读一个人的诗篇
    心灵纯粹 嗓音清越 这些震颤的语句
    它说 可以用捐弃来爱世界和人类
    可以把理想歌唱得像一个真实的传说
    它说 旧...

  • 白马篇

    白马篇

    此刻,什么人终于梦见白马, 写下它唯美的形容,象征的骨骼。 寄寓了那么多欢呼与隐痛,然后又写 白马,白马,流星白羽,易水寒波。 而太真切的相遇反而令人迟疑, 抒情,是否意味着一种理想的最终重获。 白马,这陷寨拔营的英雄梦 从...

  • 落日景象

    落日景象

    倦鸟投林,下沉的夕阳 压得它们抬不起头来 继而另外的头颅和籽实也被移走 落照中的世界,红桌案,空椅子 似乎刚离去的人体温犹在 而我在遥远的郊野,身踞青石 看阴影,有人用一天的尘土包住什么东西 看余辉,有人要再一次失手...

  • 解释

    解释

    这秋天的河流已经度过了洪水 平静,认真,隐忍 这日趋衰老的心等待干涸与暴露 这砂石场晃动筛子一刻不停 时间要从头颅之中选择头颅 这时代,至少要带上他的一位秘书 这窗子内一支红蜡看不出燃烧 这份名册的第九行,依次...

  • 哼唱

    哼唱

    十月,一个人从房子里出来 哼着一支小曲,仿佛一阵风吹过午后 在空中不变大,也不变轻 有着清峻的脸庞和一双大手 他是个男人,他哼唱的曲调中 没有石块,却驱赶出 一匹心怀愤怒的瞎马 在已经存在的事物中,吸收着光线 自己...

  • 相约一千年

    相约一千年

    读李商隐 守魂在舍,我关上那扇通向人世的木门。 一盆文火在午夜假寐, 李商隐!若你伸手也觉神清意暖, 簌簌地流下,彩翼、星子和春荫。 我已知晓,怎样用苹果的节奏, 收集千年来散落四方的情人。 可以用一个字占据一位青年和...

  • 北京深夜的一场雪

    北京深夜的一场雪

    半夜起来,倒一杯水。 抬眼望向窗外,隐隐可见楼外的屋顶发出微光。 世界已被薄雪覆盖。 由冬至今的唯一一场雪,细小,无声无息。 它也许不会在天亮之前消融。 四下寂静,仿佛河清海晏,天下太平。 我不知是否还有别的人, 此刻...

  • 一碗末日面

    一碗末日面

    世界已入夜,我在吃面。 天空正飘雪,我在吃面。 有人藉口庆祝末日来临啸聚饮酒, 有人远赴北方饕餮盛宴。 乌托邦接近高潮,高山流水到了小桥段。 得宠者巧笑,失意者泪垂, 为那些莫须有的安慰。 安居的人身世飘零。 到来的...

  • 春天,我们变得肤浅

    春天,我们变得肤浅

    这时候,杏花正在努力开放
    累出了泛红的云朵。
    榆叶梅举着满身花拳,
    请大家猜一猜,到底哪个手心里有硬币?
    海棠从袖口伸出小指头,
    试探温度和光亮。 哟,一阵风抱住了树丛的腰。
    连翘和迎春,模样相似,都在撒娇,
    没理由也...

  • 微时代

    微时代

    每人一个自我,每人一个黑夜。
    每人一个广场,黑色方糖建立的
    新世界与新大陆。
    每人一根手指和一条狗,
    手机加上手,向别的广场扔着鲜花和石头。 每人一个阶级和一个总统。
    每人一个警察和暴徒逾墙而走。
    魔法师雄辩...

  • 种豆得豆

    种豆得豆

    种豆得豆
    种因得果
    种鱼得龙
    得溪得河 种花的人慈善
    种草的人心乱
    种树得无边落木
    种禅得阿弥陀佛 种相思者得白头
    真的情种 一生得风花雪月
    而体弱者 种风花雪月得心口疼
    种思想家得空中楼阁 如果分寸适...

  • 在深冬记起一场雨

    在深冬记起一场雨

    忽然想起 去年夏季末尾
    一场大雨从南到北 连下了两天
    天色刚刚转晴 河流还没有平息
    山区的公路发生了滑坡
    到处浓绿四溢 生机滚滚 但风景稀烂
    车辆和行人卡在两天的大雨里
    语言好像也垮掉了
    逻辑松懈 ...

  • 星斗记

    星斗记

    连续四周我读了五本诗集。
    除了拍案,大声说啊或者嗬,
    我还没有合适的方法为他们叫好。
    我知道跟在后面是盲目的,
    我试试,能否驱赶纸上的豹,
    或石头里的凤凰,超到前面去。 “诗歌如急雨、好酒与快棋。”
    同...

  • 山间夜行

    山间夜行

    空余的一天 在山间夜行
    夜路不易走稳 深一脚浅一脚
    但咕咚咕咚的显得格外有力
    群山昏睡 溪水像一道白银
    一个亲切的大家伙 神话似的
    接近漫长荒芜的历史 我跟在后面
    看它的手 眼 身 法 步
    大家伙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