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7金沙娱

3777金沙娱 网

诗歌大赛)

时光之镜(组诗)

2022-08-12 19:52:03 作者:顾利琴 | 来源:3777金沙娱 网 | 阅读: 次
顾利琴,江苏太仓人,1971年生,业余长期读诗、写诗,曾有诗歌发表于《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歌报月刊》《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诗歌作品入选过《江苏诗选》《苏州诗选》《江苏诗歌地理》等。



紫薇树下
——物理学家吴健雄墓园记

 树是父亲植下的
 百年风雨   百年花开

 树是精灵凝聚的时间
父亲走了  您也走了
 
地球的另一端
您的大半生
使夜空多了一颗明亮的中国星

接受全世界崇敬的目光
您微微地笑
恰似紫薇花盛开

安静,只有墓前的水柱滚动
 还在述说科学、真理

您恬静地安眠
在故园的紫薇树下
                   
应该听见了吧
父亲的喊声
——薇薇                   

 注:薇薇  吴健雄乳名
吴健雄袁家骝合葬于太仓浏河明德校园内。明德学校为其父所创建。
   2018-9-9


时光之镜
——访吴梅村

东临长江古老的小城――太仓
四百年之前你生长的故土
仅存的张溥故居一角
四方天井里的桂树还在
你布衣长衫的身影偶然隐身于哪片白云
让天空挂着诗意
致和塘上的皋桥
依旧对着明月和清风
曾载负你满怀的国事和载不动的乡愁
“白头风雪上长安
短褐疲驴帽带宽
辜负故园梅树好
南枝开放北枝寒”
只有时间是唯一的使者
岁月沉淀
梅花又开满了庭院
高屋冠盖
江滩的潮汐依旧往复
你纸纹中的离乱
翻阅时依旧发着疼痛的恸声
吴梅村

——诗人,是你最响亮的称呼
在汉语历史的长河踽踽独行
满携孕育你的土地中的日月风华
如今的太仓——从江南的锦绣中出航
以与世界融合的自信
呼应故子、呼唤美
依然有人抚摸那面隐隐作声的鼓
那把历经风霜的琴
梅村体,每一个不死的音节
都被世人温柔以待

注:引自吴梅村《临清大雪》
2021-4-12


挽歌
 ——悼念书法家郁宏达

 死亡如落日
 在降临的那一瞬
 辉煌了远处的
 地平线
     
失衡的世界里
平行线的一端滑出太远
孤独的儿子
盘坐于纸与墨间
方寸中金戈铁马
咫尺里虎啸龙吟
“潇洒藏修处
琴书与画图”①

而死亡那扇紧闭的门
凝固了空气和时间
音容无迹可循
悬浮的字里行间
是否能够追逐
在无声中逸走的灵魂
守护中的晨昏
可否再有一个转身
依稀传来几句笑语
如那烛火偶然的跳跃
似那晨风无意的翻动纸页

遥望沉入黑夜的星星
愿你在星辰的怀抱中
继续泼墨挥毫
那是您穿越生死的欢乐海洋


大地之歌
——给祖父

生于1930年10月艰难的年代
困苦中,回忆唯一惦念的
是母亲的爱
1951年6月正值当年
血气方刚和风华正茂
让新成立的国家中
新建立的家庭里千万男子
远赴朝鲜战场
冰天雪地和漫天硝烟中
我的祖父是其中的一位

而我认识的他
是有二儿一女
少言寡语的男人
守着小镇集市的桥头
三面用木棍支起的临街小铺
大儿子做了他唯一的徒弟
吱嘎响的皮面木转椅
热毛巾、老客户
从大清早干到天黑的理发匠

后来他还做过些小生意
骑行百里去上海买回整麻袋绿豆
全家动员挑豆、浇水
小柴房中那一缸缸层出不穷冒尖的
嫩绿芽头
是那时家里无声里传递的喜悦
他总是菜市场中最先卖完豆芽菜的那个

冬天的晚上
冷冽的西风嗖嗖刮在脸上
他喜欢提一盏有玻璃罩的油灯
守在小河中间的泥堰上
夜越深越能清晰辨听
翻越竹帘的蟹爪声
我没食过他捕的螃蟹
只是也喜欢听螃蟹爬动的沙沙声

老年的祖父不老
总是身板笔直,衣着干净
皮肤饱满眼神带着些许腼腆
他总是乐观、礼貌
不爱辩解

他跟我们讲
朝鲜战场的炮声
运输物资途中美军飞机
循环打下的探照灯
休息时遭遇的炮击
炮弹过后半排战友
被炸飞时的情形

我的祖父
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对年轻的我来说
我不熟悉,感受不了
他延长的自豪或勇气
他只是我爱的祖父
我们血脉相联
他刚离去
属于我们不会干枯的头脑中
始终住着的丰富的记忆

他不会再来
也不会再有消失
只是泥土接纳了
他忠实平凡的子孙。


卑微

他的时光只停留在
一小块地方
他没有想过要去外边走走
因为年龄、因为钱
都使他缩得很紧
十几年他尽职在这个院子洒扫
传信、看守大门
终于有一天有新的人要来
有更远的地方要他去
他只能走了,离别时来坐坐
我知道他要去的地方他重没去过
他去了之后不会再来
——因为钱和年龄
他像没来过似的走了


老刘

像他的年龄一样
相对生命他已深陷于时间
像他矮小的身体一样
相对经历他已深陷于生活
每天的格局定型如他脸上的神情
他清秀的字体在电算化的洪流前无法显形
他是个农民自学成才
他育有一子一女已长大成人
命运随乡镇经济的波动而不断更新
他的土地现在“开发区”
他的房屋等待安居
他现年六十五
他的工作在金融风暴中
我叫他老刘
他是父亲、是爷爷
党员、生产队长、负责生产的厂长…
他沉默,但是很少叹息


母亲

窗外的夜因寒冷而冻住了
那穿不透的黑暗
地底的冰渴望着雪的覆盖
母亲种的菜干净、翠绿
噬咬的虫子早在寒风之前灰飞烟灭
刚刚还是温暖的秋日午后
转眼枯叶凋零、枯枝断裂
张开的手只有握住另一只手
才能找到温暖
母亲病了,我知道门外的水池
一定结冰了
父亲说刚吃了点晩饭
我在很远的地方说
早点 睡吧
我想掩耳挡住冬季的开裂之声
回想起烈日炎炎的夏日
我的母亲如一棵柳树一般
浑身散发着蝉鸣
一地单一而热闹的光阴
我和她将如何找寻
哪怕是一点点声音的碎片
我担心母亲
在原来的地方迷失了道路


读桑塔格文集
——致苏珊. 桑塔格

你灰棕色的头发
你的眼神
印刷术以纸制的声音
以及陿意的图画
飘然而至
坐下来谈谈,我该如何称呼
姐姐,您的宝藏慷慨交易
无论哪国的货币都不足以支付
我只要你坐下来
拉住你衬衫裙裾的一角
听你的笑
如花一样在黑暗中
静静开放的声音穿透单薄的胸膛
姐姐,人类在呼喊
你的灵魂

注:苏珊.桑塔格  美国女作家、评论家于2004年病逝


爬山虎

苍生爬满历史的墙
季节转换着生死
冰寒中肃杀的暴突的茎
雨季里迷蒙的葱嵘的叶
生命有时美丽
有时也藏着惊喜
找尾巴的小壁虎
风中最后一叶拂动的红叶
在这堵墙里
每一个细小的脚抓着墙
每一次努力都匍匐着
像我们一样
我们也匍匐着
在一堵无形的墙上


露珠

饱胀得不能释怀的心
一定要在光明磊落的胸膛里


玫瑰
   
向着春风  念你名字
想起童年的妹妹
黑发辫、白纱裙
白色的袜子跳舞的鞋
你是春天的姿态、声音和颜色
植物们轻声合唱
星空暗默、薄雾牵绕
每年春天你都来
时光的内核里
赋与生命和轻的荣光
春天里,去找一枝盛开的玫瑰  


月亮

月亮出来了
亲爱的
天穹里浮满星星的尘埃
苦难在背面
被水照见
水里的灯火
鱼的眼睛
孤独的心事

月亮在上面
亲爱的
没有间隔的水和水
只有歌唱,不息地唱
向着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