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7金沙娱

3777金沙娱 网

诗歌大赛)

青海地质诗人杜连义遗作选(十首)

2022-08-11 21:37:10 作者:杜连义 | 来源:3777金沙娱 网 | 阅读: 次
已故青海知名地质诗人杜连义(1947-2018),曾与“帐篷诗人”常江在《解放日报》合作发表长诗《庐山颂》而名噪一时。(甘建华编选)
  杜连义(1947-2018),北京市人。1968年高中毕业赴青海支边,在青海省地矿局工作二十余年。1972年7月,与“帐篷诗人”常江在《解放日报》合作发表长诗《庐山颂》而名噪一时。197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曾任《青海地质报》副主编、《山野文学》编辑、《中国改革报》社会新闻部主任,编审。生前系青海省文联委员,青海省作协理事,北京市作协会员,中国地质作协理事。出版纪实文学集《未塑的雕像》《杜连义西部报告文学选集》及诗集《潇洒的西部》,著有散文集《麝香青海》《翡翠巴黎》,主编撰写《青海地质矿产志》《黄金盆地柴达木》《踏遍昆仑》等,多次获得省部级优秀作品奖。长篇小说《昆仑瑶池》先是在新浪读书频道独家连载,2015年由巴黎友丰出版社(Paris Editions You Feng)出版,被纳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CBI Project(China Book International)。

 
察尔汗盐湖望月晕
 
绿封皮的历史结束
盐壳如铁
固锁百万年丝绸的
温柔
没有骚动的浪迹可觅
世纪走向我
走向我如砥的胸膛
走向我晨露般的静谧
 
月亮很含情地飘然而至
白颈上悬着金链
似乎该向她说点什么
一时间却又无从记起……
 
昨日钻机的轰鸣
已成为月晕的暗示
远遁的拓荒者
却在明日忘川风波里
帐篷吹涨如帆
抬起手臂
 
无言地抚摸天际的月亮
那晕圈很烫很烫
腮边只觉一点清凉

 
牛郎织女湖
 
  在柴达木盆地西北端冷湖镇,有一个无名小湖。20世纪50年代,一支男子考察队和一支女子考察队同时测量到湖边,隔湖相望而不可及,于是起名为牛郎织女湖。
 
复活的神话
    一夜间醒来
漠地的产床拥一条绿被
标尺和测旗
替代木犁和机杼
太阳和月亮
    展览永恒的骄傲
 
并非玉簪当空一划
毕竟可以超越
冥顽不化的浪漫
熔铸五千年历史之不朽
 
听吧:
开拓者欢愉的笑声
至今仍在湖面荡漾

 
茫崖阿吉老人墓
 
活着,站立于这片热土,
死去,也静卧于这片热土。
 
像沙土砾屑一般普通,
像岩石雪峰一样朴素。
 
你走过的足迹铺上了柏油,
你指点的山岭喷起了油柱。
 
你能打落星子变成沙海清泉,
你能摘下月亮照出归家路途。
 
你是这片土地的忠实儿子,
你又将女儿取名“柴达木罕”。
 
并非哲人,但你不朽的名字
却在人们心头永驻。
 
看,风蚀林里的耸天巨石,
便是永久纪念你的雕塑。

 
青藏大荒
 
倾圮的古边墙被风抚慰
静卧如睡倒之黄龙
 
说是草丛里可偶拾绿锈盈盈的箭簇
说是黄土中可挖得三两枚汉代五铢
说是雨夜时分尚可听闻马嘶人吼
 
历史的册页很沉重,很沉重地
被装订在第四纪地层之中……
    不安份的是那一茎细竹
    斜插于颓垣之侧,有
    红白两色旗在劲风中的
    轰轰烈烈
 
向大荒挑战的垦荒者
直觉有一种骄傲可以渲泄
——在追赶半轮夕阳的脚步声里
    在钢铁树将要矗立的时刻

 
高原风蚀地
 
鸥鸟怆然离去
怆然离去的悲鸣
与海岬与贝壳
裹埋于第四纪的黄金之下
白色时间静止
荒废了昆仑山的日晷
风暴却来歌唱
芨芨草与骆驼刺
    日日承受爱的磨折
 
黄土地就这样静静躺在
盆地的天葬台上
任人宰割任人宰割任人宰割
漠风如血刃
——能够容忍泪水吗?
 
旷原悲壮地死去
旷原悲壮地死去也是一种骄傲
能读懂风蚀地的文字么?
是雄狮是猛虎是苍鹰!
                   
哦,风——蚀——地……

 
我属于戈壁
 
我属于大西北的戈壁。属于
那片灼热的砾石和黄沙。属于
那轮炫耀于无云天空的太阳。属于
那丛紧紧扯住一堆砂土的柽柳。属于
 
那阵卷起黄烟肆虐的漠风。属于
那个海蓝宝石一样珍奇的盐湖。属于
那片藏埋于五千米地下的油海。属于
那里的一面面红白两色的测旗。属于
那里的一台台隆隆轰响的钻机
和一节节岩芯与一张张地质图表
 
我属于戈壁的剽悍与粗犷
我属于戈壁的辽阔与恢宏
我属于戈壁的热情与爽朗
我属于戈壁的胆识与度量
 
也许,在一次远足的踏勘中
我会失去心中的北极星
猝然倒卧于
    那座没有生命的沙梁
 
但身后的一串足迹
是我留给大戈壁的诗行
 
也许,在一次与猛兽的遭遇中
我会伤痕累累
与凶残同归于尽
    在新发现的矿点之旁。
 
但身边染血的地质包,
将给母亲留下沉甸甸的希望。
 
哦,我属于戈壁。属于
诺木洪古堡流淌的梦幻。属于
锡铁山矿洞迷人的色彩。属于
察尔汗盐壳上的现代神话。属于
德令哈绿树掩映的楼群。属于
格尔木兵城绿色的庄重。属于
 
阿尔金山石棉织就的霓虹。属于
西部油田黑色的精灵。属于
青藏公路上“黄河”“东风”的歌唱。
属于西格铁路线白色与黄色的风景。属于
戈壁的远古图腾。属于
戈壁的现实画卷。属于
戈壁的壮美前景。属于
……
 
是的是的,
我属于戈壁
永远永远!

 
沙漠红柳
 
压不垮的信念
吹不走的追求
织一张绿网罩在
浩瀚的大漠荒丘
紧紧依恋——
 
这方燥热贫瘠的土地
像一位绿衣少女
将爱情,执著地
献与无情的少年……
 
虬曲的树干
是红的哟!
 
一串银铃
闯人荒寂的大漠边……
身背罗盘的勘探队姑娘
上衣,竟然也是绿的!

 
青海珍珠盐
 
几粒珍珠
几粒晶莹而浑圆的珍珠
在我的掌心里歌唱
是轻柔而又透明的
音符
拨动着我的心弦
增添着我的向往
拈一颗放进嘴里吧
把咸咸的柴达木
    细细品尝……
 
我的心呯然而动了
更加迷恋盆地的故事
更加思念那神奇的一方
 
我多么想亲手去打开
昆仑山和祁连山
这两片贝壳
将那颗巨大的珍珠摘到手上

 
唐古拉夜归者
 
夕阳的红烛燃尽
乌云的猛兽在天空撕咬
阴鸷的唐古拉山
披起一件厚厚的黑大氅
 
夜归者
双脚不再犹豫
尽管望不见帐篷灯火
那一双双款款温温的眸子
咀嚼着孤独与寂寞
五千米雪原上
默默写下一行长句
没有标点没有润饰
却好狂傲
好潇洒
 
能寄给远方的她吗?
去和家乡那幽长幽长的小路
一起吟哦

 
柴达木盐湖:盆地珍珠
 
中生代
那蔚蓝色海水
像爱神身后
飘曳的裙裾
    无声地远去、远去
 
匆忙中,颈上一串珍珠项链
散落在柴达木盆地
……
 
掀开千百万年地层的
史册,我们
发现了大自然这一秘密
穿过那一方燥热的大漠
我们去把珍珠拾取
将它们在测线上连缀
作为对祖国母亲的献礼